颜兮爱糖

我超可爱(?)的(´。• ᵕ •。`) ♡
你要不要关注一下我!

[巍澜]听说星空与草莓更配哦

背景: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巍澜是对方的,ooc是我的

可能剧版书版都有一点吧,因为我好像有点混乱了

————————————————

“林静,你帮我找找龙城最好的裁缝店在哪里”一大早的,赵·鬼见愁·云澜就悄咪咪的拉过林静在讲悄悄话

“老赵,你找裁缝店干啥?要买衣服去成衣店买就好了,去裁缝店定做比较慢又还比较麻烦,难道你是想定制衣服来丰富你和沈教授的生活?”林静满脸我都懂

“去你的,我那是要给小巍做衣服”赵云澜抬腿踹了林静一脚

“哦~给沈教授的啊”林静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打

赵云澜提高声音喊了一句“汪徵!林静这个月的奖金全扣”

“老赵,别啊,我现在就给你找”

“这才像话嘛,快点啊”

在被扣奖金的威胁下的林静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这个就是那家裁缝店的地址,不过我可提醒你一下,那家店的老板可不是给钱就做衣服的”

“我赵云澜是谁,还有我搞不定的人?”

这是一家一看就年代久远了的店,店名是用毛笔写的,字迹大气磅礴——云动成澜

“呦,这店名前后的字还是我名呢,缘分啊”赵云澜伸脚踏进门槛

在制衣台上工作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穿着一身鲜红的嫁衣

“您好,请问您是这家店的老板吗?”不知为何赵云澜收起了平时的嬉皮笑脸,一脸正经

老婆婆听见声音抬起头,看了眼赵云澜:“是的,年轻人,有什么事吗?”

“我想请您帮忙做一件衣服”

“这里坐吧”老婆婆走到一个茶桌旁,让赵云澜也一起坐下

“我想你应该也听说过我这家店不是给钱就做衣服的”

“自然听过,请问婆婆要如何才肯帮赵某人做一件衣服?”

“你姓赵?”

“是的,赵云澜,风起云澜的云澜”

“赵...云澜”老婆婆的目光望着赵云澜,又像透过他在望另一个人

“这个名字怎么了吗?”

“没有,只是想起有个故人也姓赵,名字里也带有澜”

“那可是缘分啊”

“是啊,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赵云澜感觉的出对面这个一身嫁衣的老人肯定有着一段情深却缘浅的故事,但是出于对他人隐私的考虑,赵云澜不便多问,更何况自己还有求于人

“您,节哀”

“都过去了”老人似回过神来

“想要定制衣服也不是不行,只是你需要用一个故事来换”

“您想要什么故事?”

“爱情故事”老人的声音轻婉却坚定,“必须是真实的,且和你有关的”

“与我有关的爱情故事,老人家,我要是说了你可不能觉得荒诞啊”

“更荒诞的我都见过了,你讲便是”

赵云澜声音是好听的,不正经时略带轻挑,可是正经起来又是沉稳有力的

他以自己的角度讲述着赵云澜和沈巍之间纠葛万年的故事

从教学楼前的惊鸿一瞥到死缠烂打将人追到手再到忆起前世之事

有些是沈巍知道的,有些是赵云澜未曾同沈巍说过的

万年之情,赵云澜也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人,不可能无动于衷,只是他从来没有跟沈巍讲过

现在同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讲述,仿佛自己又重新走了一遍之前的道路,再体会一遍当时的感受

“……后来我忆起身为昆仑的前世,他也生出了三魂六魄,我们才得以相守”

“原来真的有如此情深似海,那我的等待是否也是可以终得善果”老婆婆听完赵云澜的故事后喃喃道

“嗯?”赵云澜一时还沉浸在回忆

“没事,赵先生,你把衣服的尺寸给我,然后在我这选一款布料,或者也可以你给我布料,然后说一下你想要的款式”

“不知道您这里都有什么样的料子?”

老婆婆将赵云澜带到后屋放布料的房间,从名贵的蜀锦绸缎到普通的棉麻布料各种材质各种颜色应有尽有

“那个可以吗?”赵云澜指着角落一匹布料问老婆婆

“那个,是很久之前一个老顾客送的了”

“那我换一个吧”

“没事,它在我这放着也是放着,不如给看上它的人”

“那先谢谢婆婆了”

赵云澜回想着记忆里以前自己那一身青衣,描述给老婆婆,又将自己偷偷丈量的沈巍的尺寸写在纸上,还不顾老婆婆的劝阻付了定金才走

几天后赵云澜去“云起成澜”拿衣服,老婆婆给了他两个礼盒

“衣服我已经装在礼盒里了,你是要送给他的吧?”

“嗯,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那你别打开了,让他穿上你再看吧”老婆婆阻止了赵云澜想要打开看看的行为

赵云澜虽不明就里,但是还是觉得老婆婆肯定有她的用意,自己到时候再看也更能有惊喜

“好,可是怎么还有一个盒子?”

“这个盒子里是送给你的礼物,感谢你让我听到了一段世间最好的感情”

“这可不行,我给您讲故事是想让您帮我做衣服的,怎么变成您要感谢我了?”

“收着吧,我感谢你的是你让我看见了希望,我的等待不再那么渺茫了”

“那这个尾款你一定得收下,不然我也不收这衣服”

“好”

拿了衣服的赵云澜开着他的小红去龙大找沈巍

沈巍从校门口款款(?)走出,看见靠在车门边的赵云澜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赵云澜凑上去亲了一口沈巍,看着他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才笑着说:“想你,就来接你了,怎么?沈教授不高兴见着我?”

“没有,只是离得不远,不用特地来接的”

“没有,我刚从外面回来,看看时间你快下课了,所以才等你的,我刚下车你就来了”赵云澜一脸坦荡的仿佛等了快一个小时的人不是他

“嗯,你今天想吃什么?我们一会去买”

赵云澜凑近沈巍耳边:“我想~吃你”

沈巍脸一下子红的跟天边的彩霞似得:“别闹”

“哈哈哈,沈教授,都老夫老妻了你怎么还这么爱害羞啊!”

沈巍略带尴尬的扶了扶眼镜,选择不接赵云澜的话

从去超市买菜,到回家,沈巍煮饭,两人吃饭,赵云澜都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顶多就是言语调戏一下沈巍

直到两人都坐在沙发上之后,赵云澜才神秘兮兮的拿出一个礼盒

“当当当当,小巍,你看这是什么?”

“一个...盒子?”

“不对,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纪念日礼物!”

“你,记得?”

“当然了!你老公我忘记什么也不会忘记和你有关的一切啊!”赵云澜要是有尾巴估计能翘上天了

“谢谢你,云澜”

“谢什么,我们已经结婚了,是一家人了,没什么谢不谢的”

沈巍走进书房拿出一个长方体盒子递给赵云澜

“纪念日礼物?”赵云澜摇了摇盒子,没听出来里面是什么

“嗯”沈巍微微的低下头,有点紧张的看着自己的手指

赵云澜突然想起万年前,小鬼王给自己送那串大板牙的项链的时候,也是这个动作

准备好迎接幽畜板牙的赵云澜打开盒子,盒内没有幽畜板牙,只静静的躺着一根顶端像一颗草莓的木簪子

“这是我自己刻的,手艺不太好,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扔掉了”

赵云澜听见沈巍这么说赶紧捂住簪子:“我喜欢,很喜欢,这可是你亲手做给我的,不准扔掉”

“你喜欢就好”

“好了,现在该你拆我的礼物了”

沈巍伸手拿过礼盒正准备打开,赵云澜像突然想到什么

“等等,小巍你去房间里开,然后再让我看看效果”

“好”沈巍顺从的点点头,走进了房间

赵云澜打开属于自己的那个盒子,发现里面放着的也是一套衣服,和赵云澜送给沈巍的一个款式,只不过是粉色的,不是亮粉色,而是偏暗一点的较深的粉

婆婆是从哪看出我适合粉色的——赵云澜扶额

但是既然已经收下了,又还是跟沈巍那件一样款式的,那还是穿上试试吧

于是等沈巍换上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粉粉嫩嫩的赵云澜,虽然有胡子,但是却并不影响他整个人看起来的柔和感

平日里微敛的锋芒,在穿上这件衣服后只剩下柔软,看着就甜甜的,像一个粉红色的大草莓(嗯,就是草莓)

大草莓听见开门的声音转过头来,就看见沈巍着一身黑衣走出来,上面缀着星光似得点点,乍一看好像把星空穿在了身上

沈巍本就生的好看,穿上这身更是美得不可方物,特别是为了搭配衣服他还变出了长发,整一个小鬼王的放大版啊

赵云澜觉得自己前世的遗憾圆满了

呆呆的望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对沈巍笑的一脸灿烂:“宝贝,你真好看”

沈巍被赵云澜的笑电的呼吸一滞:“你也好看”

“是吗?我还没照镜子呢,刚好前阵子买的全身镜有了用武之地”赵云澜一下子兴奋起来

拉着沈巍走到换衣间的落地镜前,镜子中印照出两个长身亭立的人

一个似星光璀璨,一个似草莓粉嫩

明明是完全不同两种风格,可是沈巍和赵云澜穿上站在一起的时候却只让人觉得他们就该是一对

赵云澜觉得哪里好像还差点什么,他看了看镜子里的沈巍和自己,哦,沈巍是长发

赵云澜动用了自己的力量从短发变成了长发

这下子和谐了,可是还没等赵云澜再细细的端详一下自己和沈巍这难得的古代装扮,就被沈巍一把抱起——公主抱

赵云澜下意识揽住沈巍的脖子:“小巍,怎么了?”

沈巍哑声道:“你看起来好甜,想吃”

———————————————————
走过路过看过的小可爱们点个小心心和小蓝手

(先给你们比个心❤)

评论(11)

热度(150)